前女足主帅薪资纠纷仍在积极沟通中国足球未遭“全球禁赛”

可是13日过后,却是一切都静悄悄的。红星新闻记者翻阅国际足联官网,13日当天除了因为禁药事件处罚科特迪瓦球员Sylvain Gbohouo之外,其他并无法规处罚消息。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中国足协目前正与国际足联就此事积极沟通,并将结合中、外律师团队的专业意见积极应诉,最大限度维护自身权益。所谓“13日大限”并不存在。

布鲁诺·比尼为何会将中国足协告到国际足联呢?布鲁诺·比尼是法国人,2015年9月执掌中国女足国家队教鞭,是中国女足历史上第三位外籍主帅,2017年11月,布鲁诺·比尼被“下课”。中国足协和前中国女足主教练布鲁诺·比尼之间的纠纷点不是“拖欠薪水”,而是双方对解约方式及解约后的赔偿问题产生了分歧。2018年4月26日,布鲁诺向国际足联提起对中国足协的诉讼,理由是“无正当理由违约”。

2020年3月,国际足联球员身份委员会即裁决中国足协单方面解除合同需要分别赔付布鲁诺2人将近160万美元,中国足协不服,上诉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后者于2021年1月进行听证会,支持布鲁诺·比尼,但中国足协却一直未执行该裁决。国际足联纪律委员会于5月25日做出裁决,并书面通知当事双方:中国足协关于管辖权的辩护理由无效,国际足联章程规定了国际足联对此类法律纠纷的管辖权。国际足联纪律委员会警告中国足协须在60日之内执行赔款判罚,否则将“重新提交纪律委员会以施加更严厉的处罚”,“制裁可能会导致被国际足联的比赛除名”。

据《北京青年报》消息,“6月13日”并非相关报道提到的“中国国字号球队面临全球竞赛”的时间大限。中国足协目前仍在与国际足联积极沟通。案件本身的法律程序实际也还未走完。中国足协目前已聘用包括外籍律师在内的专业律师团队处理本案。中国足协对此类问题始终都会保持积极应诉、维护权益的态度。而且在应诉的同时,也都会全面、清晰地了解、掌握中、外相关规则、法律。由于在此之前,无论国内足球俱乐部还是中国足协,都曾因不了解程序或者对规则、法律细节模糊不清而在应对与外援、外教的纠纷过程中吃亏,因此中国足协在处理与布鲁诺的纠纷问题上非常谨慎。

中国足协就合同赔款问题,曾两次就判罚提出上诉,分别上诉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和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在国际足联纪律委员会的判决报告中,也附上了中国足协于今年3月22日提交的立场信函。中国足协上诉的核心原因是对管辖权的争夺。

中国足协表示,其在与布鲁诺签订的教练服务合同中,“清楚地反应了双方将任何产生的争议提交给中国法院的共识”——即中国方面法院拥有对此案的管辖权,国际足联和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作为国际体育组织,并不享有管辖权。

本案在先后经过国际足联、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瑞士联邦法庭3级审理过后,相关法律渠道的程序还未走完。6月13日是国际足联方面向中国足协所提出的上一个付款执行期限。而如果中国足协未予支付,须向国际足联作出合理解释。如果解释不合理,那么中国足协亦可能面临进一步处罚。据报道,国际足联纪律委员会特许给中国足协60天时间解决上述款项的支付。中国足协和布鲁诺都必须及时把汇款和收款信息告知给国际足联纪律委员会。如果继续拒绝执行以上判决,中国足协可能面临更严厉的处罚,包括(协会代表队)被全球禁赛的可能性。

“布鲁诺讨薪案”让人想起了前中国男足主教练西班牙名帅卡马乔。2013年7月,卡马乔将中国足协告到了国际足联,同样,也是由于足协单方面解除工作合同。6月15日,中国国家队1比5惨败给泰国二队(青年队),一周之后,卡马乔下课。卡马乔被足协解约后,2013年7月,卡马乔的律师和中国足协展开谈判,要求足协按照合同中所规定的数额,全额支付被提前解约的卡马乔及其团队未来一年半的薪水。中国足协则希望把违约金控制在300万欧元左右,且拒绝支付税费,双方难以达成一致。随后,卡马乔把此事向国际足联进行了申诉。2016年底,据《足球报》的报道,中国足协因为违约,总共需要支出约5000万人民币的天价违约金(约680万欧元),这其中包括卡马乔的工资、税金和违约金利息。

此外,中国俱乐部也曾因外教合同问题多次被告至国际足联,曼萨诺就曾告过贵州恒丰队。最终,按照FIFA委员会的裁决,贵州恒丰全面败诉,需要向曼萨诺支付总额合计超过3000万元人民币的巨额赔偿,这还不包括利息费用。

前几年,中国足坛曾经高薪引进过多位高薪外援和外教,而且也有没好成绩就炒教练的习惯。但是随着金元足球的落幕,这些高昂的“学费”就值得总结和汲取经验教训了。

Leave a Comment